烏魯木齊市佳雨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
 
收藏本站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怎么买皮肤:干貨:強制執行公證司法解釋逐條解析(值得收藏)

绝地求生端游手机能下吗 www.snama.icu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證債權文書執行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共25個條文,已于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本文將首先介紹《規定》的重點變化,再對全文逐條注釋。



要言之,《規定》主要在以下三個方面改變了既有規則或實務做法:


第一,《規定》用多個條文,從多個角度,明確了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的執行依據僅為公證債權文書,而不包括執行證書。《規定》第3條,明確作為執行依據的是公證債權文書而非執行證書;第4條,明確公證證詞應當列明權利義務主體和給付內容,而這是對執行依據的要求;第9條第1款,明確申請執行時效從公證債權文書而非執行證書確定的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第10條,明確應當依據公證債權文書而非執行證書確定執行內容。


第二,《規定》解決了對當事人、利害關系人訴權限制過嚴問題。根據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事人對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公證債權文書的內容有爭議提起訴訟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08《批復》)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公證活動相關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公證民事案件規定》)第3條第2款,在裁定不予執行前,無論是債權人、債務人還是利害關系人都不能就公證債權文書涉及的民事權利義務爭議提起訴訟。這不僅給公證機構不予出具執行證書、法院裁定不予受理或駁回執行申請時,債權實現權利造成了障礙;而且也導致債務人的實體抗辯失去了在訴訟中主張的機會;更使得利害關系人的訴權非因自身原因無端喪失。為此,《規定》明確,債權人、債務人在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受理、駁回執行申請(第7條第2款)、公證機構不予出具執行證書(第8條)時,債權人、利害關系人在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與事實不符或存在無效、可撤銷等情形時(第24條),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債務人則可以基于實體事由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第22條)。


第三,《規定》區分執行依據的實質要件、作出程序違法、所載請求權實體不當,分別規定了不同的審查程序。根據《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80條,無論是公證債權文書要件存在瑕疵、作出程序違法還是所載請求權內容與事實不符,均通過不予執行程序解決。而根據《規定》,公證債權文書的要件瑕疵,屬于法院依職權審查事項,應當裁定不予受理或駁回執行申請(第5條);如果系程序違反則應由被執行人提出不予執行申請,由執行審查部門審查(第12條);如果為實體事由,則不再由執行程序審查,債務人可以提起異議之訴(第22條),債權人、利害關系人可以提起普通訴訟(第24條)。


以下是對《規定》的逐條注釋。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尹曉春法官為本文寫作提供了相關資料和知識支持,謹此致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證債權文書執行若干問題的規定》已于2018年6月25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43次會議通過,現予公布,自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2018年9月30日


法釋〔2018〕18號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公證債權文書執行若干問題的規定

(2018年6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43次會議通過,自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


為了進一步規范人民法院辦理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確保公證債權文書依法執行,維護當事人、利害關系人的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等法律規定,結合執行實踐,制定本規定。


注釋:引言部分突出了“確保公證債權文書依法執行”。過去一段時期,各地法院對賦強公證這種執行依據在認識上存在一定差距。有些地方受理和執行情況比較好,比如北京地區;有些地區對公證債權文書持有顧慮,擔心一些虛假、不合法的公證債權文書進入到執行程序?!豆娑ā肥┬瀉?,對符合法律規定條件的公證債權文書,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執行申請。


第一條  本規定所稱公證債權文書,是指根據公證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規定經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


注釋:本條通過定義“公證債權文書”的概念,主要實現以下兩方面的目的:一是將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的執行依據,限定為經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公證法第37條第1款),不含其他經公證證明的債權文書;二是結合《規定》第3條、第4條、第9條、第10條,明確作為執行依據的是公證債權文書本身,而不包括執行證書。


第二條  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由被執行人住所地或者被執行的財產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


前款規定案件的級別管轄,參照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審民商事案件級別管轄的規定確定。


注釋:本條主要規范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的管轄。其中,第1款和第2款分別為地域管轄和級別管轄,是對《民事訴訟法》第224條第2款的細化規定,與1998年《執行工作規定》第10條內容基本相同。



第三條  債權人申請執行公證債權文書,除應當提交作為執行依據的公證債權文書等申請執行所需的材料外,還應當提交證明履行情況等內容的執行證書。


注釋:本條強調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的執行依據僅為公證債權文書而不包括執行證書,并明確了執行證書的定位。


1.執行證書是申請強制執行的特殊要件


考慮到執行實踐中,執行證書在核實債務履行情況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故仍將執行證書作為申請強制執行的特殊要件,要求債權人在申請執行時一并提交,與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于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執行有關問題的聯合通知》(以下簡稱《聯合通知》)第7條保持一致。從體系解釋的角度,執行證書應屬于1998年《執行工作規定》第20條規定的,申請執行時“其他應當提交的文件或證件”。


由于執行證書是申請強制執行的特殊要件,那么在缺少該要件時,人民法院就應當裁定不予受理或駁回執行申請。(《規定》第5條)


2.執行證書是證明債務履行情況的材料


執行證書是證明履行情況的證據,那么,申請執行人申請執行時,提交執行證書就可以用來證明債務人的履行情況。因此,一般而言,申請執行人申請執行的數額應當與執行證書載明的數額一致。如果執行證書出具后,債務人又履行了部分債務,申請數額則不高于執行證書載明的數額。


但是,如果債權人堅持認為執行證書載明的數額少了,只要申請人申請的數額不大于執行依據載明的數額,那么,人民法院還是應當以申請人申請的數額為準。因為根據《規定》第10條,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證債權文書(而非執行證書?。┎⒔岷仙昵脛蔥腥說納昵肴范ǜ賭諶?。債務人可以就履行數額的爭議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在異議之訴中,債務人可以將執行證書作為證明其履行情況的證據。


第四條 債權人申請執行的公證債權文書應當包括公證證詞、被證明的債權文書等內容。權利義務主體、給付內容應當在公證證詞中列明。


注釋本條重點強調權利義務主體和給付內容應當在公證證詞中列明。


根據1998年《執行工作規定》第18條、2015年《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63條,執行依據的權利義務主體和給付內容應當明確。由于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的執行依據系公證債權文書,而非執行證書或者兩者結合(《規定》第3條)。因此,就要求公證債權文書所載權利義務主體和給付內容明確。


從實踐情況看,公證債權文書的主體內容是被證明的債權文書(通常表現為XXX合同)和公證證詞。而本條規定,權利義務主體和給付內容應當在公證證詞中列明。這就意味著公證證詞要發揮類似判決判項的功能,即從債權文書比較復雜的約定中提煉出明確、具體的給付內容。由于此前的公證實務,包括2000年《聯合通知》第6條的規定,都是要求在執行證書而非公證證詞中明確權利義務主體和給付內容,因此對于公證機構而言,本條可能是《規定》施行后最需要注意的內容之一。一旦公證證詞沒有列明相應內容,人民法院就應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駁回執行申請(《規定》第5條)。


第五條  債權人申請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執行申請:


(一)債權文書屬于不得經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文書;

(二)公證債權文書未載明債務人接受強制執行的承諾;

(三)公證證詞載明的權利義務主體或者給付內容不明確;

(四)債權人未提交執行證書;

(五)其他不符合受理條件的情形。


注釋本條規定公證債權文書作為執行依據時的申請執行要件。其中,本條第1項和第2項內容原屬不予執行事由(《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80條)。之所以《規定》將其作為申請執行要件,是因為根據《公證法》第37條的規定,“經公證”“以給付為內容”“載明債務人愿意接受強制執行承諾”是債權文書成為執行依據,獲得執行力的前提。同時,執行依據是否具備形式和實質要件,也應由人民法院依職權進行審查。從比較法上看,未采用執行文制度的臺灣地區,同樣將這兩項內容作為申請執行的要件。


至于哪些債權文書“屬于不得經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文書”,目前仍可適用2000年《聯合通知》第2條進行判斷。應當注意的是,對該條兜底條款“符合賦予強制執行效力條件的其他債權文書”的理解應當結合《公證法》第37條確定,即“以給付為內容”即可,而不限于《聯合通知》第1條的規定的“給付貨幣、物品和有價證券”。同時,如果公證主管部門對賦強公證業務范圍有所限制的,其禁止從事的業務范圍也應理解為本條第1項的“不得經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


第3項的依據在《規定》第4條,詳見第4條注釋。第4項的依據在《規定》第3條,詳見第3條注釋。第5項為兜底條款,對應的是一般的申請執行要件,詳見1998《執行工作規定》第18條。



第六條 公證債權文書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范圍同時包含主債務和擔保債務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執行;僅包含主債務的,對擔保債務部分的執行申請不予受理;僅包含擔保債務的,對主債務部分的執行申請不予受理。


注釋:本條解決擔保債務能否通過公證賦強問題。其內容與2015年《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22條基本一致,僅在表述上做了調整。體系上,本條應理解為對《規定》第5條中“不得經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文書”的反面規定。


本條未規定《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22條第2款的內容,主要是因為第1款已經明確了擔保債務可以經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經過幾年的司法實踐,該問題已經少有爭議,不必再從反面強調。


第七條 債權人對不予受理、駁回執行申請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


申請復議期滿未申請復議,或者復議申請被駁回的,當事人可以就公證債權文書涉及的民事權利義務爭議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注釋本條規定不予受理、駁回執行申請的救濟方式,與《規定》第5條銜接。


此前的法律、司法解釋中對于因不符合申請執行要件,被裁定不予受理或駁回執行申請的,應當如何救濟并無明確規定。(參見邱鵬:“裁定駁回執行申請的'正確打開方式'”)只有2018年《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5條規定,申請執行人對人民法院依據該解釋第3條、第4條駁回執行申請裁定不服的, 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為避免爭議,明確法律適用,本條第1款規定債權人對不予受理、駁回執行申請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


本條第2款是關于訴權恢復的規定。如前所述,根據08《批復》和《公證民事案件規定》第3條第2款,債權人可以提起訴訟的情形被限制在法院裁定不予執行。實踐中,有些法院即便已經裁定不予受理或駁回執行申請,依然不允許當事人提起訴訟,嚴重影響了債權實現。(參見“公證債權文書執行相關問題研討丨(二)訴權的限制與恢復“)為此,本條第2款明確規定,在執行申請已經確定性的被不予受理或駁回后,當事人可以就實體權利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第八條 公證機構決定不予出具執行證書的,當事人可以就公證債權文書涉及的民事權利義務爭議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注釋與《規定》第7條第2款相同,也是解決訴訟恢復問題的條文,理由詳見該款注釋。


第九條  申請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的期間自公證債權文書確定的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分期履行的,自公證債權文書確定的每次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


債權人向公證機構申請出具執行證書的,申請執行時效自債權人提出申請之日起中斷。


本條是關于申請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的時效期間的規定。


關于申請執行期限的起算點,《民事訴訟法》第239條第2款規定,應當從法律文書規定履行期限的最后一日起計算。由于《規定》第3條已經明確執行依據為公證債權文書,因此本條第1款規定,申請執行期間自公證債權文書確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計算。從而解決了實踐中關于申請執行期間是從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履行期限屆滿,還是執行證書出具之日起算的問題。(參見問題研討丨公證債權文書申請執行期限的起算點


同時,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39條第1款,申請執行時效的中止、中斷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債權人向公證機構申請出具執行證書,是為申請執行做的“準備工作”,可以視為《民法總則》第195條規定的“與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具有同等效力的其他情形”。故本條第2款規定,自債權人向公證機構申請出具執行證書之日,執行時效中斷。


第十條  人民法院在執行實施中,根據公證債權文書并結合申請執行人的申請依法確定給付內容。


注釋本條是關于執行標的確定的規定。如《規定》第3條注釋所述,既然公證債權文書是執行依據,則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證債權文書而非執行證書確定給付內容。如果債務人主張其已經部分或全部債務的,應當根據《規定》第22條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在該訴訟中,執行證書可以作為證明履行情況的證據。


舉例說明,公證債權文書載明被執行人應履行100萬,公證機構在核實過程中,認定債務人已經履行了20萬,因此出具金額為80萬的執行證書。債權人只認可債務人履行了10萬,另外10萬履行的是其他債務,因此申請執行90萬。此時,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公證債權文書(100萬)和債權人的申請(90萬),確定給付內容為90萬。



第十一條  因民間借貸形成的公證債權文書,文書中載明的利率超過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司法解釋規定應予支持的上限的,對超過的利息部分不納入執行范圍;載明的利率未超過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司法解釋規定應予支持的上限,被執行人主張實際超過的,可以依照本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提起訴訟。


注釋本條關于利息區分執行的特別規定。


利息過高本質上屬于實體問題,可以由債務人提起異議之訴(根據《規定》第22條,無效系債務人提起訴訟的理由;根據《民間借貸司法解釋》,超過36%的部分約定無效)或者由人民法院依職權裁定不予執行(根據《規定》第十九條,執行公證債權文書違法公序良俗的,可以裁定不予執行;過高利息在民法理論上可以構成違背善良風俗)。


但起草過程中,多數觀點認為,如果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利率就已經超過法定利率上限,人民法院還要就超過部分繼續執行并不妥當。為此,本條使用了“不納入執行范圍”的表述,即對于超過部分的利息,執行實施機構在發出執行通知及后續執行過程中,就不應要求債務人履行。當事人對納入或不納入執行范圍有異議,可以依據《民事訴訟法》第225條尋求救濟。根據《民間借貸司法解釋》的規定,本條所稱“超過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司法解釋規定的應予支持的上限”,應為24%而非36%。因為,超過24%的部分就不能再通過執行程序獲得清償。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本條僅適用于公證債權文書載明利率過高的情況,如果載明利息并未超過24%,但債務人主張因為債權人將利息計入本金計收復利導致實際利率超過24%,應當由債務人依據《規定》第22條提起異議之訴。


第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執行人可以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申請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


(一)被執行人未到場且未委托代理人到場辦理公證的;

(二)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沒有監護人代為辦理公證的;

(三)公證員為本人、近親屬辦理公證,或者辦理與本人、近親屬有利害關系的公證的;

(四)公證員辦理該項公證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行為,已經由生效刑事法律文書等確認的;

(五)其他嚴重違反法定公證程序的情形。


被執行人以公證債權文書的內容與事實不符或者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等實體事由申請不予執行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其依照本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提起訴訟。


注釋:是關于不予執行事由的規定。


如前所述,《規定》對原本均由不予執行制度解決的問題進行了細化,依申請不予執行的情形被限縮在公證程序嚴重違法。本條第1款第1項所列情形在《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80條中已有規定,其他內容則是依據《公證法》《公證程序規則》進行的補充。


此外,為避免《規定》施行后,會有人誤以為《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80條中關于“內容與事實不符”等情形可以申請不予執行的規定仍能繼續適用。本條第2款,明確規定被執行人以公證債權文書的內容與事實不符或者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等實體事由申請不予執行的,人民法院告知其依據《規定》第22條提起訴訟。


第十三條 被執行人申請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應當在執行通知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執行法院提出書面申請,并提交相關證據材料;有本規定第十二條第一款第三項、第四項規定情形且執行程序尚未終結的,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有關事實之日起十五日內提出。


公證債權文書執行案件被指定執行、提級執行、委托執行后,被執行人申請不予執行的,由提出申請時負責該案件執行的人民法院審查。


注釋本條是關于被執行人申請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的提出與受理的規定。


關于申請主體,由于不予執行事由均為程序問題,因此本條明確規定只有被執行人才能申請不予執行。利害關系人認為公證債權文書損害其利益的,如認為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虛構債權申請參與分配的,可以依據《規定》第22條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關于申請時間,為避免被執行人在執行過程中濫用不予執行申請拖延執行,本條借鑒了《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8條的規定,對被執行人提出不予執行的期限做了限制。即,原則上被執行人應當自執行程序開始后,執行通知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之前提出不予執行申請。但是,對于某些不予執行事由,可能被執行人在上述期間內并不知情,因此本條也作了例外規定。公證員為本人、近親屬辦理公證,或者辦理與本人、近親屬有利害關系的公證的,以及公證員辦理該項公證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行為,已經由生效刑事法律文書等確認的,針對這兩種情形,允許被執行人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有關事實起十五日內提出書面申請,只要此時執行程序尚未終結。


關于管轄法院,本條第二款就委托執行、指定執行后不予執行案件的管轄法院作了規定,與《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4條第1款略有不同。根據《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4條第1款,受指定或者受委托執行的是原執行法院的下級法院的,仍由原執行法院對異議進行審查,其主要是基于上級法院作出的執行行為不宜由下級法院審查的考量。但本條涉及的是對執行依據的審查,不存在執行行為審查中的相應顧慮,規定由當前負責執行的法院予以審查,更有利于程序的銜接。


第十四條  被執行人認為公證債權文書存在本規定第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的多個不予執行事由的,應當在不予執行案件審查期間一并提出。


不予執行申請被裁定駁回后,同一被執行人再次提出申請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有證據證明不予執行事由在不予執行申請被裁定駁回后知道的,可以在執行程序終結前提出。


注釋:本條是關于同一債務人就同一公證債權文書針對不同事由一并提出不予執行請求的規定。


從實踐情況看,被執行人濫用權利拖延執行的情況比較普遍。這也是為什么《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15條、《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10條分別要求有多個異議和不予執行仲裁裁決事由的應當一并提出。


本條借鑒上述規定,對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也設置了事由一并提出的限制。同時,本條第2款規定了除外情形,即不予執行事由在前次申請時并不知曉的,在知道后仍可以再次提出不予執行申請。當然,前提依然是執行程序尚未終結。需要注意的是,只要在審查終結前提出就滿足“一并提出”的要求。


第十五條  人民法院審查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案件,案情復雜、爭議較大的,應當進行聽證。必要時可以向公證機構調閱公證案卷,要求公證機構作出書面說明,或者通知公證員到庭說明情況。


注釋:本條是關于不予執行審查程序的規定。


第一,由于不予執行已經被限定在程序性事項,因此并非必須進行聽證,只有案情復雜、爭議較大的才需要。第二,公證程序是否合法往往需要調取公證卷宗或詢問公證員才能查清楚,因此本條規定必要時人民法院可以調取公證卷宗或者通知公證員到庭說明情況。


第十六條  人民法院審查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案件,應當在受理之日起六十日內審查完畢并作出裁定;有特殊情況需要延長的,經本院院長批準,可以延長三十日。


注釋:本條規定的是不予執行案件的審查期限。


《民事訴訟法》只對執行異議規定了十五天的審查期限,但并未涉及不予執行程序??悸塹講揮柚蔥惺掠上抻誄絳蚴孿?,且征求意見時大多數法官均認為在六十日內可以審查完畢,因此最終確定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的審查期限為60日。如果確實復雜的,可以申請延長審限。


第十七條  人民法院審查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案件期間,不停止執行。


被執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請求停止相應處分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準許;申請執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請求繼續執行的,應當繼續執行。


注釋:本條明確不予執行審查期間原則上不停止執行。


關于不予執行審查期間,人民法院應否停止執行,此前的法律、司法解釋沒有明確規定。起草過程中,多數觀點認為,一方面,從實踐看,被執行人濫用不予執行申請權的現象仍很普遍;另一方面,在法院裁定或判決不予執行之前,公證債權文書的執行力依然存在。因此,本條第1款明確規定,不予執行期間,人民法院不停止執行。根據第2款,只有被執行人提供充分、有效擔保的,法院才可以停止處分措施。應當注意的是,在這一點上,《規定》與《仲裁裁決執行規定》存在區別。根據《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7條,被執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執行法院應當中止執行。


第十八條  被執行人依照本規定第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申請不予執行,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理由成立的,裁定不予執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不予執行申請。


公證債權文書部分內容具有本規定第十二條第一款規定情形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對該部分不予執行;應當不予執行部分與其他部分不可分的,裁定對該公證債權文書不予執行。


注釋:本條是關于不予執行案件審查處理結果的規定。處理結果分別為不予執行、部分不予執行、駁回不予執行申請。


2015年《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77條規定了仲裁裁決的部分不予執行,但該解釋對公證債權文書能否部分不予執行未予提及。為消除爭議,本條第2款對公證債權文書部分不予執行的情形予以規定。申請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的事項雖然僅限于程序性事項,但實踐中仍然存在部分不予執行的情形,故仍有必要作出規定。




第十九條  人民法院認定執行公證債權文書違背公序良俗的,裁定不予執行。


注釋本條與《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80條第2款內容相同,僅有表述上的差別。第480條用的是“違背社會公共利益”,而本條則與民法總則保持一致,使用了“公序良俗”的表述。與其他不予執行事由不同,對于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是否違背公序良俗,人民法院應當依職權審查。


第二十條  公證債權文書被裁定不予執行的,當事人可以就該公證債權文書涉及的民事權利義務爭議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公證債權文書被裁定部分不予執行的,當事人可以就該部分爭議提起訴訟。


當事人對不予執行裁定提出執行異議或者申請復議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注釋本條規定了裁定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后當事人的相應救濟途徑。


本條第1款內容與《民事訴訟法解釋》第480條第3款規定大體相同,即裁定不予執行或者部分不予執行的,當事人可以就相關債權爭議另行提起訴訟


本條第2款則進一步明確了當事人就不予執行裁定提出執行異議或者申請復議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與《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22條第1款規定的精神保持一致。


第二十一條  當事人不服駁回不予執行申請裁定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上一級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復議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審查。經審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銷原裁定,不予執行該公證債權文書;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復議申請。復議期間,不停止執行。


注釋本條規定了裁定駁回不予執行申請后當事人的相應救濟途徑。


與《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10條保持一致,即可以申請復議一次,但復議期間不停止執行。對比《規定》第20條和本條就可發現,司法解釋對不予執行裁定和駁回不予執行申請裁定賦予的救濟途徑并不相同。前者不能復議,后者可以復議,均體現了有限救濟原則。


第二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債務人可以在執行程序終結前,以債權人為被告,向執行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


(一)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與事實不符;

(二)經公證的債權文書具有法律規定的無效、可撤銷等情形;

(三)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債權因清償、提存、抵銷、免除等原因全部或者部分消滅。


債務人提起訴訟,不影響人民法院對公證債權文書的執行。債務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請求停止相應處分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準許;債權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請求繼續執行的,應當繼續執行。


注釋本條是關于債務人異議之訴的規定。


關于本條規定訴訟的性質,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得出結論:第一,當事人請求的內容是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第二,當事人必須在執行程序終結前提起訴訟;第三,此類訴訟由執行法院專屬管轄。


債務人異議之訴,系主張執行依據記載的債權,與債務人在實體上的權利狀態不一致,請求實體上正當性的保障。因此,其異議事由主要涉及執行依據記載請求權的存在及內容。據此,本條第1款列舉了三類債務人得提起異議之訴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本條第1款第3項,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債權因清償、提存、抵銷、免除等原因消滅的,將不再按照《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7條第2款的規定,參照民事訴訟法第225條處理,而應當依據本條提出債務人異議之訴。體系上,本條規定可以視為《執行異議復議規定》第7條第2款的特別規定。


根據本條第3款,債務人提起異議之訴原則上不停止執行。


第二十三條  對債務人依照本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提起的訴訟,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理由成立的,判決不予執行或者部分不予執行;理由不成立的,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當事人同時就公證債權文書涉及的民事權利義務爭議提出訴訟請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決中一并作出裁判。


注釋本條規定的是債務人異議之訴審理結果。


債務人異議之訴作為民事訴訟法的一種,審理程序與普通訴訟并無二致。債務人應當對其主張的“異議原因”承擔證明責任。經審理,理由不成立的,應當判決駁回訴訟請求;理由成立的,應當以判決不予執行;理由部分成立的,應當判決部分不予執行,并駁回其余訴訟請求。


比較法通說認為,債務人異議之訴的訴訟標的為訴訟法上的異議權。債務人提起異議之訴的目的是為宣告不許依特定執行依據強制執行,債務人在實體上的法律關系并非異議之訴的即判力所及。因此,為一次性解決糾紛,避免當事人需要另行就實體民事權利義務關系提起訴訟,本條第2款規定,當事人可以在債務人異議之訴中,同時就相關民事權利義務關系提出請求,法院可以判決中一并作出判決。此時構成訴的客觀合并。



第二十四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債權人、利害關系人可以就公證債權文書涉及的民事權利義務爭議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一)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與事實不符;

(二)經公證的債權文書具有法律規定的無效、可撤銷等情形。


債權人提起訴訟,訴訟案件受理后又申請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進入執行程序后債權人又提起訴訟的,訴訟案件受理后,人民法院可以裁定終結公證債權文書的執行;債權人請求繼續執行其未提出爭議部分的,人民法院可以準許。


利害關系人提起訴訟,不影響人民法院對公證債權文書的執行。利害關系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請求停止相應處分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準許;債權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請求繼續執行的,應當繼續執行。


釋:本條是關于債權人和利害關系人提起普通訴訟的規定。


根據08《批復》和《公證民事案件規定》第3條第2款,辦理賦強公證后,除非該公證債權文書被裁定不予執行,否則債權人、利害關系人均不能就公證債權文書涉及的民事權利義務提起訴訟。如前所述,利害關系人的訴權,不應因為債權人和債務人辦理了賦強公證就予以限制。而對債權人而言,其可以通過申請執行強制實現權利,一般就沒有必要再提起訴訟,即便提起訴訟也可以認為欠缺訴的利益。因此,本條規定,公證債權文書存在內容與事實不符或者無效、可撤銷等情形時,債權人、利害關系人可以向有管轄權的法院提起訴訟。


要注意的是,第一,與《規定》第22條不同,本條規定的是普通訴訟,而非債務人異議之訴。第二,債權人提起訴訟的,意味著其選擇通過訴訟主張相應權利,該部分權利就不能直接申請強制執行;而利害關系人提起訴訟原則上并不影響法院受理債權人的執行申請。


第二十五條 本規定自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


本規定施行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規定不一致的,以本規定為準。


注釋本條規定是關于本規定生效施行時間及與其他司法解釋和有關規定沖突時的適用規范。


《規定》施行前,法律、司法解釋并未要求公證證詞中列明權利義務主體和給付內容。因此,對于《規定》施行前公證機構已經出具的公證債權文書,人民法院不應依據《規定》第5條第3項裁定不予受理或駁回執行申請。


施行前已經受理但尚未審結的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案件以及對駁回不予執行申請裁定不服引起的復議案件,涉及公證債權文書的內容與事實不符或者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等實體事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終結審查,并告知被執行人依據《規定》第22條第1款規定提起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