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木齊市佳雨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
 
收藏本站

绝地求生最新维护公告3.27:以貸還貸導致保證人免責規則,同樣適用民間借貸

绝地求生端游手机能下吗 www.snama.icu

01 . 以貸還貸導致保證人免責規則,同樣適用民間借貸

主合同雙方惡意串通、借新還舊,騙取保證人提供保證,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則同樣適用于民間借貸糾紛。

02 . 交通事故致受害孕婦終止妊娠,應予精神損害賠償

交通事故致受害孕婦終止妊娠的,雖未構成傷殘,但嚴重損害生育權的,受害人可主張相應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

03 . 受害人提前病故,護理費年限未滿,非為不當得利

侵權人依執行和解協議履行給付義務后,因受害人提前病故,生效判決認定的護理費年限未達,不構成不當得利。

04 . 電信服務合同因情勢變更解除,經營者應適當補償

電信服務合同履行過程中,因技術更新導致重大政策調整,符合情勢變更解除合同條件的,經營者應予適當補償。

05 . 拆遷設定抵押房,未通知抵押權人的,應賠償損失

拆遷人明知被拆遷房屋設有抵押而未通知抵押權人,徑行將補償款支付給抵押人的,抵押權人可訴請拆遷人賠償。

06 . 主合同雙方以新還舊,應屬于加重保證人責任情形

在以新還舊情形,保證人事實上在訂立合同時即承擔了債務不能清償的風險,應屬于明顯加重了保證人責任情形。

07 . 國土局撤銷已生效行政許可,應遵循正當程序原則

行政機關撤銷已生效行政許可,未遵循正當程序原則、未保證行政相對人陳述、申辯等權利的,撤銷行為應撤銷。


01 . 以貸還貸導致保證人免責規則,同樣適用民間借貸

主合同雙方惡意串通、借新還舊,騙取保證人提供保證,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則同樣適用于民間借貸糾紛。

標簽:保證以貸還貸民間借貸法律適用

案情簡介:2014年,家具公司為卞某向許某、木業公司借款390萬元提供連帶責任保證。2015年,因許某、木業公司逾期未償致訴,家具公司以許某收到借款后轉回卞某150萬元償還舊貸為由主張免責。

法院認為: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39條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指導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從該規定文意看,該規定并未將適用范圍限定為金融借款合同,而排除在民間借貸合同中適用,且將該規定僅適用于金融借款合同亦有違民法平等?;ぴ?。②前述司法解釋規定系對《擔保法》第30條的解釋?!兜17ā返?0條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串通,騙取保證人提供保證的,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借款合同當事人如事先不將舊貸尚未償還,且將以新貸償還舊貸情況告知后一保證人,則屬于債務人向保證人隱瞞其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事實,與債權人惡意串通通過發放新貸償還舊貸、騙取保證人對該變相延長了貸款期限的貸款提供保證行為。本案中,卞某雖主張保證人對借款用于償還舊貸應當知情,但未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明。該惡意串通行為不因出借人身份而區別,保證人不應對此承擔保證責任。③前述司法解釋規定作為《擔保法》第30條在具體情形的解釋,表明只要符合該規定要件事實即屬于惡意串通情形,借新還舊范圍內擔保合同無效,對該解釋不能再繼續作出限縮解釋。借款當事人是否以償還舊貸作為新貸主要目的,不影響該規定適用。判決許某、木業公司償還卞某借款本金390萬元及利息,家具公司在徐某、木業公司對卞某應付240萬元借款及利息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實務要點:主合同雙方惡意串通、借新還舊,騙取保證人提供保證,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則同樣適用于民間借貸糾紛。

案例索引:江蘇高院(2018)蘇民再291號“卞某與某木業公司等民間借貸糾紛案”,見《卞松祥與利峰木業公司、謝守富等民間借貸以新還舊保證人不承擔責任糾紛案》,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報》(201803/57:59)。

02 . 交通事故致受害孕婦終止妊娠,應予精神損害賠償

交通事故致受害孕婦終止妊娠的,雖未構成傷殘,但嚴重損害生育權的,受害人可主張相應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

標簽:交通事故精神損害孕婦終止妊娠

案情簡介:2016年,汪某駕駛客車碰撞騎電動車的高齡產婦陳某,致已懷孕3個月的陳某終止妊娠。交警認定汪某全責。陳某訴請賠償中包括精神損害賠償。保險公司以陳某不構成傷殘為由抗辯。

法院認為:①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0條規定,精神損害撫慰金的數額按照侵權人的過錯程度,侵害的手段、場合、行為方式等具體情節,侵權行為所造成的后果,侵權人的獲利情況,侵權人承擔責任的經濟能力,受訴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予以認定。②本案中,王某駕駛機動車與騎電動車的陳某發生碰撞。陳某系再婚重組家庭、高齡孕婦,因本次交通事故致終止妊娠,精神、身體上遭受極大痛苦,亦對本人健康產生隱患,對婚姻家庭造成負面影響。陳某雖未構成傷殘,但嚴重損害生育權,對個人及家庭產生巨大情感傷害,由此主張精神損害賠償的,法院應予支持。關于精神損害賠償數額,綜合考慮其婚姻家庭狀況、為保有胎兒所作努力、再次懷孕可能性等多種因素,判決確定保險公司賠償陳某精神損害撫慰金2.5萬元在內的各項損失3萬余元。

實務要點:交通事故致受害孕婦終止妊娠的,雖未構成傷殘,但嚴重損害生育權,對個人及家庭產生巨大情感傷害的,受害人可主張精神損害賠償。

案例索引:江蘇南京中院(2017)蘇01民終5230號“陳某與汪某等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見《陳宋群訴汪金海等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報》(201803/57:35)。

03 . 受害人提前病故,護理費年限未滿,非為不當得利

侵權人依執行和解協議履行給付義務后,因受害人提前病故,生效判決認定的護理費年限未達,不構成不當得利。

標簽:交通事故護理費不當得利成立要件

案情簡介:2013年,生效判決認定貿易公司作為雇主應賠償雇員張某損失36萬余元,其中護理費按20年的30%計算為26萬余元。2014年,張某女作為張某法定代理人,與貿易公司達成執行和解協議,貿易公司據此支付張某女30萬元。2014年,張某去世,貿易公司以按20年計算護理費,實際發生的只有2年半,要求按5年算,以不當得利為由訴請張某女返還15年護理費13萬余元。

法院認為:①《民事訴訟法》第236條第1款規定,發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決、裁定,當事人必須履行。生效的民事裁判對當事人具有拘束力,權利人有權按照生效的民事裁判要求義務人履行義務。本案中,貿易公司應按生效判決書確定的內容履行賠償義務,貿易公司與張某就賠償款自愿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系雙方對自己權利的處分,非經法定事由,不得擅自變更或解除。貿易公司按該執行和解協議履行義務后,雙方因張某受傷而產生的權利義務關系已終結。②根據法律規定,法定代理人能代理無民事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人直接進行訴訟活動,其目的是?;の廾袷灤形芰螄拗潑袷灤形芰θ死?,法定代理人本人無權從中獲利。張某因顱腦損傷處于植物性生存狀態,致張某女以其法定代理人身份參與生效判決書履行,其法律后果應由張某承擔。③《民法通則》第92條規定,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本案中,貿易公司之所以需向張某支付款項,系基于生效民事判決書所確定義務,不屬于不當得利法律關系中利益受損方利益受損。從法律規定的普遍性、蓋然性來看,立法者在立法時不可能考慮到個案特殊性。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1條第3款規定,護理期限應計算至受害人恢復生活自理能力時止;受害人因殘疾不能恢復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據其年齡、健康狀況等因素確定合理的護理期限,但最長不能超過二十年?;だ矸咽粲誚捶⑸牟撇鶚?,更多體現為對受害人定殘后的損害救濟;護理期限則是根據受害人實際狀況對受害人需護理期間的法律推定,是法官基于法律規定在自由裁量權范圍內做出的綜合判斷,價值取向在于?;な芎θ巳ɡ?,受害人亦需承?;だ矸芽贍懿蛔愕姆縵?。生效判決書依據鑒定意見及受害人年齡、健康狀況等因素綜合判定貿易公司對張某20年護理費30%承擔賠償責任,是對張某權益受損應得賠償的合理認定,符合法律規定,無論張某或是張某女均未因該判決獲得不當利益。在生效判決書執行過程中,貿易公司與張某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張某通過張某女收取30萬元賠償款符合雙方約定,具有合法依據,且貿易公司并未按生效判決全額履行賠償義務,其認為張某女因張某提前病故而獲取不當利益依據不足。判決駁回貿易公司訴請。

實務要點:侵權人依執行和解協議履行給付義務后,因受害人提前病故,又以不當得利為由請求受害人近親屬返還未達預期年限護理費的,不予支持。

案例索引:江蘇東臺法院2016年11月14日“某貿易公司與張某女不當得利糾紛案”,見《江蘇百銳特貿易有限公司訴張月紅不當得利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201805/259:38);另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報》(201803/57:44)。

04 . 電信服務合同因情勢變更解除,經營者應適當補償

電信服務合同履行過程中,因技術更新導致重大政策調整,符合情勢變更解除合同條件的,經營者應予適當補償。

標簽:通訊服務清頻退網情勢變更國家政策小靈通業務

案情簡介:2003年,趙某在電信公司開通小靈通業務。2014年,電信公司根據政府出臺小靈通清頻退網政策而將小靈通?;?。2015年,趙某起訴。

法院認為:①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法院變更或解除合同的,法院應根據公平原則,并結合案件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解除。本案中,趙某與電信公司在訂立案涉電信服務合同時,無法預見到之后因科技進步政府會出臺小靈通清頻退網政策,該客觀情況變化使得案涉合同喪失履行基礎,電信公司繼續履行合同已明顯不公平,合同目的已無法實現,且雙方當事人均主張本案應適用情勢變更原則,案涉合同已符合因情勢變更而解除的法定條件,故電信公司依據國家政策解除案涉合同并無不當。電信公司所舉證據不足以證實雙方當事人之間曾就合同解除條件作出約定,其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至于不可抗力事由,因小靈通清頻退網政策并非不可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且適用該事由將導致雙方當事人出現明顯利益失衡,故對此辯解不予采納。②適用情勢變更原則并非簡單地豁免債務人義務而使債權人承受不利后果,法院應充分注意利益均衡,根據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合理調整雙方利益關系。本案中,電信科技進步固然有益于社會整體利益,包括消費者在內的各類利益主體均從中獲益,但不可否認的是,電信科技進步首要的獲益者是電信經營者。通過小靈通清頻退網政策,電信經營者實現了技術更新、產品迭代和市場擴容,獲益巨大并且深遠;如讓消費者自擔小靈通清頻退網損失,實際上就是讓其承??萍冀降鬧饕殺?,導致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失衡,這顯然是不公平的,故電信經營者應對消費者損失作出適當補償。趙某雖對其損失未舉證證實,但當時消費者使用小靈通服務需支付一定購機費用和入網費用屬眾所周知事實,參酌折舊情況,判決電信公司給付趙某補償款500元。

實務要點:消費者與經營者履行電信服務合同中,因技術更新導致重大政策調整,符合情勢變更解除合同條件的,經營者應予適當補償。

案例索引:江蘇連云港中院(2016)蘇07民終272號“趙某與某電信公司合同糾紛案”,見《趙士銀與中國電信連云港分公司解除電信服務合同糾紛案》,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報》(201803/57:48)。


05 . 拆遷設定抵押房,未通知抵押權人的,應賠償損失

拆遷人明知被拆遷房屋設有抵押而未通知抵押權人,徑行將補償款支付給抵押人的,抵押權人可訴請拆遷人賠償。

標簽:抵押物上代位拆遷補償

案情簡介:2008年9月,王某以名下房產向銀行抵押借款490萬元。2009年9月,開發公司與王某簽訂拆遷補償協議,隨后支付補償款201萬余元并將房屋拆除。2014年11月10日,王某停止還貸。銀行發現抵押房產已拆除,遂訴請開發公司賠償余下230萬余元借款及利息、罰息及復利。

法院認為:①《物權法》第174條規定,“擔保期間,擔保財產毀損、滅失或者被征收等,擔保物權人可以就獲得的保險金、賠償金或者補償金等優先受償,被擔保債權的履行期未屆滿的,也可以提存該保險金、賠償金或者補償金”。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80條規定,“在抵押物滅失、毀損或者被征用的情況下,抵押權人可以就該抵押物的保險金、賠償金或者補償金優先受償。抵押物滅失、毀損或者被征用的情況下,抵押權所擔保的債權未屆清償期的,抵押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對保險金、賠償金補償金等采取保全措施”。國務院于2001年6月頒布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第30條規定,“拆遷設有抵押權的房屋,依照國家有關擔保的法律執行”。南京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17條規定,“拆遷設有抵押權的房屋,債務人自拆遷補償協議訂立之日起的30日內,不能提前清償或者抵押人不能變更抵押財產的,拆遷人應當依法將相當于債權擔保部分的貨幣補償金額向公證機關提存”。②本案中,銀行依法對案涉被拆遷房屋設定了抵押權,而開發公司對該抵押房產實施拆遷前,已查詢相關抵押情況,應知曉銀行系被拆遷房屋抵押權人,但其拆遷時既未要求王某變更抵押財產,亦未有效通知銀行核實抵押房產所擔保剩余債權,進而向公證機關進行提存,其直接將所有征收拆遷補償款全數支付給被拆遷人,主觀上存在明顯過錯,從而導致銀行對王某享有合法抵押債權不能實現。王某向銀行借款行為發生于2008年9月,開發公司上述侵權損害行為發生于2009年9月,此時王某亦正常向銀行償還定期貸款,因銀行與損害結果發生并無必然因果關系,故開發公司應對案涉侵權損害結果承擔全部責任。③2014年11月10日,銀行已發現開發公司存在遲延還款行為,此時銀行應及時審查抵押物狀況,但其疏于審查而仍向法院主張抵押權,存在過錯,故其主張此后罰息及復利,不予支持。判決開發公司賠償銀行230萬余元及自2014年11月10日起至實際付清之日止的利息損失。

實務要點:拆遷人明知被拆遷房設有抵押而未通知抵押權人,徑行將拆遷補償款支付給抵押人的,抵押權人可要求拆遷人賠償損失。

案例索引:江蘇南京中院(2017)蘇01民終3241號“某銀行與某開發公司損害賠償糾紛案”,見《交通銀行江蘇分行訴江寧城建公司損害抵押權人利益糾紛案》,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報》(201803/57:52)。


06 . 主合同雙方以新還舊,應屬于加重保證人責任情形

在以新還舊情形,保證人事實上在訂立合同時即承擔了債務不能清償的風險,應屬于明顯加重了保證人責任情形。

標簽:保證以貸還貸合同解釋目的解釋保證責任

案情簡介:2014年,家具公司為卞某向許某、木業公司借款390萬元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借款合同約定,借款用途用于企業經營周轉,保證人同意在未加重借款人責任前提下繼續承擔保證責任。2015年,因許某、木業公司逾期未償致訴,家具公司以許某收到借款后轉回卞某150萬元償還舊貸為由主張免責。

法院認為:①借款合同約定,保證人承諾在借款人和貸款人協商同意變更借貸條款,但未加重借款人責任情形下,無須經保證人同意,保證人仍應繼續依約履行擔保責任。本案中,雙方對訴爭約定具體含義存在爭議,應按合同所使用詞句、合同有關條款、交易習慣及誠實信用原則,確定當事人訂立合同真實意思,并結合合同條款目的予以解釋。②依借款合同約定,借款用途用于企業經營周轉,按一般理解,經營周轉應與企業經營行為相聯系,難以涵蓋償還出借人舊債情形。此外,鑒于擔保合同附屬性質,借款人債務負擔大小直接影響到保證人保證責任范圍。為此,借款合同特別約定“保證人同意在未加重借款人責任前提下繼續承擔保證責任”。擔保責任不同于主債務責任,其以債務人到期未償還主債務為前提,性質上屬于或有責任,擔保屬性意味著保證人對債務人清償能力的高度敏感性,擔保責任大小并非僅通過借款數額反映。當債務人不能按期償還債務風險增加時,擔保責任亦相應增加,以新還舊即屬于未加重債務人責任但加重保證人責任情形,故本案中雖然保證人同意借款人和出借人可協商變更包括借款用途在內的具體合同條款,但該承諾首先應理解為是保證人基于對其自身責任考量的結果,亦即保證人同意繼續承擔保證責任前提是未加重自身保證責任。在以新還舊情形,保證人事實上在訂立合同時即承擔了債務不能清償風險,明顯加重了保證人責任,該借新還舊情形超出借款合同約定的保證人可預見并概括同意保證范圍,直接導致保證人在對債務人償債能力做出錯誤評估基礎上予以保證,故卞某以借款合同約定主張家具公司繼續承擔保證責任不能成立。③法院應依職權審查合同效力,不受申請人申請范圍限制。民間借貸案件中要平衡各方當事人利益,既要?;ず戲ㄕ?,又要防范非法債務,防止“套路貸”等非法行為得逞。本案中,債權人與債務人借新還舊行為通過隱瞞借款用途“套路”了保證人,故對善意保證人不發生效力,借新還舊范圍內的擔保合同無效,借款合同保證人家具公司在借新還舊150萬元借款范圍內亦無須承擔保證責任。判決許某、木業公司償還卞某借款本金390萬元及利息,家具公司在徐某、木業公司對卞某應付240萬元借款及利息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實務要點:在以新還舊情形,保證人事實上在訂立合同時即承擔了債務不能清償的風險,應屬于明顯加重了保證人責任情形。

案例索引:江蘇高院(2018)蘇民再291號“卞某與某木業公司等民間借貸糾紛案”,見《卞松祥與利峰木業公司、謝守富等民間借貸以新還舊保證人不承擔責任糾紛案》,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報》(201803/57:59)。

07 . 國土局撤銷已生效行政許可,應遵循正當程序原則

行政機關撤銷已生效行政許可,未遵循正當程序原則、未保證行政相對人陳述、申辯等權利的,撤銷行為應撤銷。

標簽:工程行政訴訟|規劃許可|正當程序|改建工程

案情簡介:2013年,石化公司拆除加油站罩棚后擅自重建,被國土局予以行政處罰。2017年,經石化公司申請,國土局向石化公司頒發加油站罩棚維修改建的臨時建設許可證。7天后,國土局依據第三人舉報,決定撤銷前述行政許可。石化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認為:①《行政許可法》雖未規定撤銷行政許可的具體程序,但該法第一章總則中規定了設定和實施行政許可所應遵循原則、程序和利害關系人享有的法定程序權利。未設定行政機關撤銷行政許可所要遵循的具體程序,并不意味著其可以不經程序。程序合法底線在于正當程序原則,行政機關應遵循這一法律原則。行政機關作出影響當事人權益行政行為時,應履行事先告知、說明根據和理由、聽取相對人陳述和申辯、事后為相對人提供相應救濟途徑等正當法律程序。②本案中,國土局在對石化公司作出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時,對石化公司已積極著手籌備建設的罩棚維修改建工程造成不利影響,其作出該行政行為時應遵循公開、公平、公正原則,應聽取行政相對人即石化公司就其在申請改建加油站罩棚維修改建時是否隱瞞真實情況進行陳述和申辯,即應受正當程序制約。國土局僅根據第三人舉報,結合調查情況作出該行政行為,在向石化公司頒發臨時規劃許可證7日后即予撤銷,并未聽取石化公司陳述和申辯,故本案被訴行政行為違背公開、公平、公正的正當程序原則,不具有合法性,依法應予撤銷。裁定撤銷國土局所作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

實務要點:具體行政行為一經作出即具有公定力、確定力和拘束力,行政機關不能隨意撤銷。行政機關撤銷已生效行政許可,應遵循行政法正當程序原則,保證行政相對人陳述、申辯等權利。

案例索引:江蘇院(2017)蘇09行終129號“某石化公司與某國土局行政訴訟”,見《中國石化銷售有限公司江蘇鹽城石油分公司訴射陽縣國土資源局自行撤銷行政許可案》,載《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報》(201803/57:67)。